佛罗里达州的家庭允许保留星夜之家的壁画

佛罗里达州的一对夫妇赢得了近一年的法律斗争,因为他们被称为文森特梵高着名的“星光灿烂的夜晚”绘画壁画,他们有权用房屋和墙壁覆盖他们的房屋和墙壁,之后被告知违反城市规范的不寻常的装饰。八十多岁的老人哪经得起这接二连三的折腾?到一九六零年的春天,奶奶被饿死了

多拉山议会周二与Nancy Nemhauser和Lubomir Jastrzebski达成和解协议,他们在2017年7月被告知这幅画现在横跨他们家和墙的外面,不符合标牌规则。奶奶死了!老亲旧眷都到了,二儿子也回来了,棺材都准备好了,只差安葬了

广告作为裁决的一部分,他们将从奥兰多西北约30英里的城市获得15,000美元。二儿子悲切的跪在老母亲身边声声呼唤,人们正哭得伤心,忽然奶奶“哼呀”一声又活过来了,人们这一惊非同小可

多拉山也将“祖父”置于他们的家中,允许其免除进一步的法令。奶奶活过来后,精神非常好,一点也不糊涂,她对儿孙们说:“我没有死,我只是饿急了,上天找老天爷去了(奶奶一生念“阿弥陀佛”,是个虔诚的佛教徒),上到天上往下一看,人间正在过大劫难,死了好多好多人呐,死的人多的很呐

这对夫妇委托壁画作为他们的自闭症儿子的地标,他们最喜欢的艺术作品是“星夜”。我一看老二家有难过不去,我就去找老天爷给老二求情

在他迷路的情况下,“他至少可以提到梵高的房子,人们可以帮助并希望把他黄金全能计划王带回家,”Nemhauser周三通过电话告诉。还没找到老天爷,又看见地上的人们都在忙着插红旗,人们都像疯了一样,抢著插红旗,插得满地都是红旗

原来的“星夜之夜”,它挂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,是梵高最知名的作品之一。插完红旗人们又拿着尺子量地分地,家家都分了地,家家都有地种,人们都有吃的了,不会再饿死人了

这位荷兰艺术家于1889年将它描绘出来。可是世上还是乱哄哄的不太平,好像又有更大的劫难来了

多拉多说过,这个房子成了一个小小的旅游景点,根据城市文件,不正当和冒险分散了驾驶员的注意力。忽然来了一个穿金黄色衣服的人在地上插著金色的黄旗,开始是他一个人插,后来有两个、四个,插金色黄旗的人越来越多

该诉讼已被解决。原先插红旗的人忽然围着插金色黄旗的人就杀,好多人围着一个人杀,可就是杀不死,杀一个变两个,杀两个变四个、杀四个变八个,最后越变越多越变越多,天上地上到处都是穿金黄色衣服、插金色黄旗的人

星期二的决定和建议将用来修改标志代码。原来那些穿金黄色衣服、插金色黄旗的人都是神仙呐,落地生根,杀不死呀

上一篇:美国新任特使礼节性拜访德里隆 下一篇:没有了

本文URL:http://www.sivlebot.com/dianshi/rihan/201810/5723.html

热门焦点

精心推荐

猜你喜欢
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